行業動態

                  數字出版眾包模式的生成原因解析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6-04-11

                      數字出版眾包模式實踐較廣,發展迅速,已涉及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的多個環節,可以說,眾包在數字出版領域的發展勁頭有顛覆原有出版模式之勢。

                      數字出版眾包模式,是指數字出版企業通過網絡平臺把內容資源開發任務外包給非特定的數字出版用戶的一種創新模式或開發模式。近年來,數字出版眾包模式實踐較廣,發展迅速,已涉及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的多個環節,出現眾創、眾編、眾籌等眾包實踐形式,已有維基百科、“她生活”、《赫斯頓郵報》、原創網絡文學以及眾籌出版項目等許多成功案例??梢哉f,眾包在數字出版領域的發展勁頭有顛覆原有出版模式之勢。

                      數字出版眾包模式發展如此迅速,與眾包模式自身特點切合數字出版發展需要有關。相關眾包模式理論認為,眾包模式本質上是一種創新模式,創新民主化理念和開放式創新理論是催生和推動網絡眾包創新模式的兩大理論動力。除此之外,網絡技術則是眾包模式的技術驅動因素。由此,數字出版眾包模式產生的核心原因有三:一是數字出版網絡技術的發展與應用,二是數字出版企業開放式內容資源開發的需要,三是數字出版用戶民主式參與內容資源開發的需求。

                      一、數字出版網絡技術的發展與應用

                      出版業產生與發展的歷史表明,出版是一個高度的技術依賴型行業,出版業的每一次重大進步都與出版關鍵技術的發展密不可分。誕生于20世紀的數字出版則源于計算機技術、網絡技術、流媒體技術、存儲技術、顯示技術等高新技術在出版領域的廣泛應用。其中,計算機技術和網絡技術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如果說計算機技術是催生數字出版產生的主要技術,那么網絡技術在數字出版中的應用與發展則使其成功從電子出版階段跨入網絡出版階段,并正向全媒體出版形態發展。

                      網絡技術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發展起來,經過幾個階段的發展已跨入高速網絡技術階段。網絡技術的根本特征是“資源共享,消除資源孤島”,特別是Web2.0概念提出后,“共享、開放”成為了網絡的標簽。網絡技術的快速發展及信息時代獨具的優勢理念使之廣泛應用于社會各領域,推動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本文把應用于數字出版領域的網絡技術稱為數字出版網絡技術,即數字出版網絡技術與普通語義上的網絡技術沒有本質區別,只不過是網絡技術在數字出版領域中的具體應用,應用的目的在于促進數字出版的發展與繁榮。

                      從數字出版網絡技術應用的效果來看,數字出版生產與消費都由此發生著重要變化。數字出版網絡技術使數字出版用戶的內容消費不僅出現顯著的數字化趨向,而且還具有多樣化與個性化內容需求特征。數字出版網絡技術不僅重塑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流程,還對數字出版中勞動者、出版媒介與開發對象都產生了重要影響。首先,數字出版勞動者不僅要具備計算機和網絡使用知識與技術,而且還要求加快發現知識、跟蹤知識、更新知識與創造知識的速度;其次,數字出版以計算機網絡為主要勞動工具,注重數字出版網絡平臺的開發,而基于Web2.0與 Web3.0的數字出版網絡平臺機制具有人性化的動態性與時效性;再次,數字出版網絡技術的應用與發展還使得社會信息、知識急劇增長,即數字出版從業者的勞動對象相比傳統出版時代無論是在數量上還是復雜程度上都要大。

                      由此可知,數字出版網絡技術的應用與發展一方面使勞動者、出版媒介與開發對象都發生著變化,另一方面又影響著用戶的內容需求。這種影響的實質是數字出版生產與消費方式更需要開放式創新理念,而眾包模式的特性之一就是“開放式生產”。因此,數字出版網絡技術的發展與應用為數字出版眾包模式的產生提供技術保障,是其技術驅動因素。

                      二、數字出版企業開放式內容資源開發的需要

                      Chesbrough等人在Open innovation: Researching a new paradigm一書中,通過描述組織如何從封閉的創新過程轉變到更開放創新過程的做法首次提出開放式創新模式。開放式創新模式的本質是整合組織內部和外部的資源(主要為智慧、知識等)進行創新,提高組織的生產效率。

                      隨著數字出版網絡技術的應用與發展,數字出版內容資源數量上急劇增長,數字出版用戶的內容需求也日趨多樣化、個性化。在這種背景下,數字出版發展初期的“傳統出版生產流程+內容產品數字化”模式顯然不再適合網絡時代的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的新要求。那么,如何有效開發數字出版內容資源、滿足數字出版用戶多樣化與個性化的內容需求則成為數字出版企業急需解決的問題。滿足數字出版用戶多樣化與個性化的內容需求,一方面需要以海量的數字出版內容為前提,另一方面則需要獲取數字出版用戶的內容需求信息。

                      開發海量的數字出版內容除了開發技術、資金等保障要素外,關鍵則是擴大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主體范圍、增加開發主體的數量?;ヂ摼W時代下,基于Web2.0網絡技術的高效、雙向的信息傳播成為社會常態,數字出版中的編輯、作者、用戶等可通過視頻、文件、照片、圖表、即時信息、搜索、博客、WIKI等手段實現平等互動,達到麥克盧漢所說的“媒介即訊息”的交互狀態。在此條件下,數字出版中的編輯、作者、用戶等協同創新成為了可能。開放式創新模式理論下,數字出版企業不僅可以利用企業內部的開發資源(主要組織內部的編輯),還可以利用企業外部的開發資源(主要為作者、用戶)在數字出版內容創造、編輯加工、存儲與應用環節加大開發主體的數量。由此,開放式創新模式下的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主體觀完全不同于傳統出版,不僅包括出版企業內部的開發主體,還包括作者以及參與內容資源開發的用戶等開發主體,其開發主體的范圍遠遠大于傳統出版。

                      另外,大數據時代,數字出版企業獲取用戶內容需求是基于其行為信息的挖掘與分析,而用戶參與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行為過程為其需求信息的獲取提供了條件,而且參與開發的行為過程本身是一種積極搜索下的內容供給,能降低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的市場風險,還可以大幅度降低開發成本。

                      因此,在海量的數字出版內容需求與數字出版用戶多樣化的內容需求的雙重推動下,再加上降低內容資源開發的市場風險,數字出版企業產生了開放式內容資源開發理念與模式,進而成為數字出版眾包模式生成原因之一。

                      三、數字出版用戶民主式參與內容資源開發的需求

                      數字出版眾包模式下用戶的參與動機主要由民主式參與內容資源開發需求驅動。數字出版用戶的民主式參與內容資源開發的又由三層原因產生,由此分析其產生民主式參與內容資源開發的原因就是數字出版用戶的參與動機。

                      第一,數字出版用戶身份被重新定位。工業化背景下的生產者與消費者習慣性地被二元化劃分。隨著產業環境的變化,消費者對生產的作用不斷被發現,如領先用戶可以成為組織的合作者。Kleemann等人認為用戶既是職場的有償工作者,也是義務工作的消費者。Von Hippel認為用戶就是組織外部的創新源之一。出版用戶作為消費者在傳統出版時代曾長時間與出版生產者二元化分開,其參與式創新也被長時間忽視。數字出版時代,以網絡技術為主的數字出版網絡平臺實現了用戶與出版生產者等之間的無隙對接,用戶不再是被動的受眾,不再是單純的消費者,而是可以通過參與內容資源開發成為數字出版生產者的組成部分。正如參與式文化的提出者美國學者亨利·詹金斯所說:參與式文化所反映的就是媒介消費者的角色變化,他們不再是被動的受眾,而是與媒介生產者一樣,都是正在形成的融合文化的參與者。

                      第二,數字出版眾包模式下的用戶參與式內容資源開發具有民主式特征。數字出版眾包模式下,數字出版用戶參與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的門檻大幅度降低,人人都可以成為具有活力的數字出版內容產品生產過程中的創新主體,如維基百科全書生產模式。由此,數字出版眾包模式下用戶作為參與內容資源開發主體不僅處于開放式狀態,而且還以平等身份參與、合作,體現出民主式的創新理念。這種民主式參與內容資源開發的價值正被數字出版企業認識,如《赫芬頓郵報》、“她生活”、維基百科等,它們的成功秘訣就是把用戶變成內容資源開發過程中的重要組織部分。

                      第三,數字出版眾包模式下的用戶以獲取非盈利性滿足為主。杰夫豪在《眾包》一書中指出:“這種任務的報酬多半是無償或者很少的。在絕大多數的案例中,眾包都是由業余人士或者志愿者利用他們的空閑時間創造內容、解決問題,甚至從事研發工作”。當前有關眾包模式下的大眾“接包”研究認為:大眾主要是為了獲得非盈利性的滿足。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認為,人類需求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按層次分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數字出版眾包模式下的用戶參與內容資源開發的大部分為無償或報酬很少,因此其機動與其他領域眾包大眾一樣不再單單著眼于參與成本的彌補,更著眼于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中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與自我實現需求的滿足。正如葉偉巍等認為:“網絡眾包參與者一般利用業余時間參與眾包項目,相對忽視交易成本,更為關注社會歸屬、社會承認及自我實現等高層次需要的滿足?!?

                      總之,數字出版眾包模式下的用戶不再是單純的消費者,在基于web2.0的網絡平臺上可以以平等身份參與數字出版內容資源開發,實現自身的社會價值。

                                                                                                                                             文章來源:百道網
                  分享到:
                  体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