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動態

                  未來互聯網建設的主力軍應該是內容生產供應機構——出版社應該成為互聯網企業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7-03-30

                          時至今年,學術出版年會已經舉辦了七屆,這一屆的主題是數字時代學術出版的融合發展戰略途徑。我認為這次會議的主題符合中央的一系列文件精神,也符合國家發展大局,圍繞這個主題的思考對當前出版業發展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數字出版要不斷推陳出新,這次我想結合會議主題從不一樣的角度談一些想法,供大家參考。

                          首先,明確戰略目標,打造世界級文獻中心。我們要明確戰略目標,認清學術出版數字化轉型方向。去年年底一個會上,總局老 領導鄔書林同志提出:中國要抓住建設世界文獻中心的歷史機遇,把我國建設成為新的世界級文獻中心?,F在全球已經有很多世界級文獻中心,這也應該成為我國學術出版的發展目標。我們可以發現一條歷史發展規律,在人類社會發展過程當中,世界經濟中心、科技中心和文化中心都在隨著地區經濟的發展而不斷地變化。當一個國家成為經濟中心的時候會促進科技和文化的發展,并且逐步成為科技和文化中心,科技文化中心獲得沉淀和再傳播,它的出入口應該在出版業,出版業生產成果的具體體現是文獻。目前我國已經成為第二大經濟實體,具備這樣的條件和機會,希望我國出版業能抓住機會總結歷史經驗,努力讓我國成為新的世界級文獻中心。

                          其次,要統一認識。我們要認清數字時代的特征,我認為要從兩個方面認識數字時代:一是從認識出版自身的角度。出版業到底是什么樣的產業?出版是什么?我們一直強調出版業有鮮明的文化屬性,我國長期以來一直把出版業放在文化產業當中考慮;近年來,我們不斷地推動出版業從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認識到了出版是社會化的生產活動,出版業具有天生的生產屬性;但是,我們通常會忽視掉出版業的信息屬性。從信息視角來看出版,是文化和思想的表達,可以發現出版業在內容生產和傳播的過程中,各種具體成果其實都是從不同角度、不同層級、不同階段在呈現信息。我們希望借助信息技術實現量化復制,規?;瘋鞑?,可以用更豐富的方式、形態去呈現信息,這也是出版業存在的基礎。出版業和信息技術是密不可分的,信息產業的發展也離不開出版產業, 所以我們在“十三五”規劃的編制過程中提出,出版業要實現文化產業和信息產業兩種屬性的融合。

                          二是從認識出版與互聯網的關系的角度。最近互聯網企業提出一種新的說法,互聯網發展進入下半場。什么是互聯網的上半場、下半場?打個比方,在互聯網世界里,上半場我們修建了“城市”,修建了“街道”,下半場,城市要有居民來入住?;ヂ摼W建設也到了居民入住期,互聯網的居民就是信息和內容,所以下半場的競爭一定會集中到信息和內容本身。今天,互聯網行業所做的很多工作正是出版史上曾經做過的,我們一直強調:未來出版業的主體應當是互聯網企業,我們在座的出版社都應該成為互聯網企業。所以我剛才和謝(壽光)社長開玩笑說,今天的出版年會,很有互聯網企業的范兒,我們從表面形式到實質內容都要去學習互聯網。其實,出版和互聯網一樣,一直在為社會公眾的生活活動和外部產業的生產活動提供信息和數據,提供從數據到知識的不同層級的信息內容服務。

                          第三,準確把握“互聯網+”的完整內涵?;ヂ摼W領域聲稱,互聯網正在消減信息不對稱,其實傳統出版單位一直在從事消減信息不對稱的工作,不過,出版單位比互聯網做得更深,更高級。出版單位不但消減不對稱,而且直接供應信息。從去年到今年,我們在互聯網世界里看到了很多現象,這些現象恰恰證明互聯網企業在接觸信息及生產、傳播內容的時候不足以勝任這樣的使命,他們只是消減信息不對稱,減少信息傳遞環節,但是很難、也很少去甄別信源的真實性和可靠性。傳統出版機構做的信息把關甄別工作,其實就是在幫助用戶做出專業化選擇。傳統出版模式以生產為主導,出版機構占據信息壟斷地位,生產什么圖書、銷售什么圖書,讀者就只好閱讀什么圖書。今天,我們要從生產者主導變為消費者主導,主要根據消費者需求、適當引導消費者需求,去提供信息和內容,滿足消費需求,做用戶的“信息內容選擇代理人”。

                          對“互聯網+”的完整解讀應該是“技術+”和“內容+”的融合,出版業的融合發展要以“技術+”為基礎實現“內容+”,“內容+”的最高級形態是“知識+”。

                          第四,全方位推進融合發展路徑。融合是兩種要素互相滲透,最后形成一種全新的形態,融合的結果一定是產生新的東西。中央文件一直在談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的融合,談傳統出版和新興出版的融合,不是要讓傳統出版和新興出版相加,而是傳統出版和當下出版形態的融合,最后催生出嶄新的出版形態。具體而言,全方位推進出版融合發展要從以下方面做起。

                          要加快出版與技術的融合。出版和信息技術本身就是一干兩枝同根生的兩個事物,出版和信息技術產生的根基都是社會公眾和外部產業對知識信息的需求,出版和互聯網所存在的基礎和目標是一致的。數字出版司這幾年一直在推動傳統出版單位的技術升級改造,從2014年開始我們就一直倡導,新時代我們更加需要輕技術,需要輕量級的、可以隨時變化的、可以不斷產生新的組合應用的技術。今年互聯網領域最火爆的事情要數微信小程序,微信小程序就是輕技術發展思路的產物,當然,小程序還有更大的野心,未來如何尚不可知。未來真正的服務是讓用戶體會不到服務人員的存在。傳統出版人在做內容供應的時候要去思考和學習互聯網企業,當互聯網在探索小程序的時候,出版業是否可以開發出小內容、小知識?小內容、小知識并不代表著生產垃圾產品,而是把有效的、有價值的知識做碎片化推送,但是,在供應方的后臺和內部,要進行有組織、有結構的整合,只是在用戶端,根據需求隨取隨用、隨用隨取。

                          要創新出版業內部的融合。出版業內部融合應該從幾個方面著手:一是,生產環節各生產要素的融合。未來,產業鏈的起點和產業鏈層次可能發生變化,生產要素融合需要重新構建產業鏈,再造生產流程。我注意到,今天的會議邀請了眾籌網,眾籌出版的出現是出版產業鏈變革的典型代表。眾籌是什么?很多人在分析眾籌的時候只是從表象上去看待它的經營模式和商業模式,沒有深入理解眾籌正在改造出版流程這一重大產業變革。眾籌模式下,傳統的“編-印-發”出版流程已經改變。在書籍開印之前,眾籌網先做發行,通過預發行和預宣傳,籌得一定數額的資金后,再去做編輯和印刷。由此可見,傳統出版產業生產程序已經變化,生產要素也在不斷充足,出版生產正在進行多項立體化整合,實現從生產導向向消費導向過渡。二是,消費需求的融合。消費需求融合是指讓同一需求對象在不同的年齡段、不同的發展階段、不同的角度、不同場景的需求及不同的個體在同一個場景下共性的需求進行融合,出版者要借助數字技術手段把消費需求封裝整合成一個全新的產品,形式一個產品包或者入口,讓用戶和出版者發生關系。三是,內容呈現方式的融合,用圖文聲像等不同形態來呈現內容。要將傳統出版的連續與非連續的方式融合,將書、報、刊整合起來,還要讓書報刊出版和下游的影視、動漫、游戲等信息內容呈現傳播形態進行融合。

                          要全面推動與外部產業的融合。出版業要加快借助技術改變產品形態和服務模式,滲透進生活和生產活動。用“內容+生活”來滿足社會公眾的學習消遣需求和社交需求,用“內容+學術”融入到學術研究的各個方向,用“內容+生產”提供各種專業服務,提高理論研究的現實意義和現實價值。出版業要走出出版的小天地,走進國民經濟建設的各個領域。

                          要提高出版從業者的融合能力。出版業數字化轉型升級的發展路徑是抽象的,最終要具象到每一個從業者身上。在學術出版領域,要促進技術的融合、市場的融合,最基礎的就是要發展和提高學術編輯的自身素質。編輯要不斷修煉自己,提高融合發展的能力,跟上時代步伐,跟上用戶需求。編輯要成為新時代的產品經理,做出更高標準的內容產品與更高質量的服務,要有基本的數字化生產能力,更要有策劃能力,策劃出產品線、服務線,而不是簡單的文字編輯。

                          2015年,出版業的知識服務模式試點工作正式啟動,拉開了國家級知識體系服務建設的序幕??偩忠柚@樣的試點工作,探索路徑,推動傳統專業出版單位轉變為知識服務商,推動傳統專業出版單位從單純的文獻供應逐漸實現知識供應。知識服務模式試點啟動以來,有包括社科文獻出版社在內的28家試點單位參與,新聞出版研究院則承擔了總局部署的國家級知識資源服務中心籌建工作,開始搭建平臺做技術儲備和模式研究,希望未來以社科文獻出版社為代表的試點單位能夠和新聞出版研究院一起共同打造以出版業為主體的知識服務體系。

                          作為一家兼具開拓勇氣和創新精神的專業學術出版機構,社科文獻出版社在謝壽光社長的帶領下很早就開始嘗試數字出版,并且一直致力于探索專業學術出版社的數字化轉型升級路徑。據我所知,目前我們已經有四條數字出版產品線,四條產品線組合形成數據庫。我們已經進行了出版品牌資源、內容資源數字化嘗試,數據庫產品也建設得很有特色。我們的項目負責人表示2016年此項目銷售收入已經達到1500萬,這么優異的成績在我國整個數字出版市場中都很鮮見,這說明數據庫建設已經得到了市場的充分肯定和認可,成為我國出版單位特別是專業出版單位中學術出版數字化的標桿。

                          “十三五”的專項規劃當中,數字出版司提出要繼續深入推進、并最終在“十三五”實現出版業的全面數字化轉型升級。我們把這個任務寫入規劃后,相當于給自己立下軍令狀,完成這項任務的難度很大,因為我國的數字出版模式探索仍然困難重重,需要我們不斷地思考,不斷地實踐。希望今天各位專家的發言能夠對從業者有所啟發,也希望社科文獻出版社能夠在今后的工作中再接再厲,為行業提供更多更好的范例。

                     文章來源:百道網

                  分享到:
                  体球网